2017年5月20日

當年,我們就是一群蠢蛋!.蠢到最後變成一個暢銷書作家

作者出了名,似乎都愛寫昔日的求學回憶錄,東野圭吾明明是推理小說揚威,偏偏散文中寫出青葱歲月,談求學、講考試、憶出貓、念把妹,雖然都是那種耳熟能詳的反斗情節,但出自著名作家的,就算原來如我掌年一樣頑皮、逃學、作弊,都似帶有一種出於污泥而不染之感,或者說,我求學時比東野圭吾、九把刀都認真,我想,我還是有希望的。

無論入讀的是名校還是Brand 3,是不是所有學生都一樣,哪會有只顧讀書而不願懶惰的呢?所以,「當年,我們就是一群蠢蛋!」這句說話應該適合我們每一個,我們都是蠢蛋,都有過一段無法忘懷的成長故事,只是大作家文筆好,又有名氣,自然能靠這些故事賺到稿酬,幸運的話,甚至當上編劇、導演,將文字作品寫成大銀幕的真人演出。

成長就是這樣的一回事,每一次考試失敗或犯錯記過都帶來絲絲回憶,反之,成績好的,要風得風,我懷疑他們錯過一些甚麼,到他日黃昏日落,會否忘記了過往無風無浪的成長扎記呢?

伸延:
歪笑小說
怪笑小說
一路向西

2017年5月10日

第三波數位革命.老板,你哪邊如何?

如果說 Steve Case 寫回憶錄,我未必會捧場,畢竟,2000年的 .com 年華已成泡影,回望似乎也沒有價值。不過,可能出版社看穿我的心意,用上新視野式的「數位革命」,並由網絡老行尊、現任種子基金大旗手撰寫,那作為業界一份子,你又無法抗拒吧?

不過,論 Steve Case,我又點止作者與讀者的關係!在泡沫脹到一個快將爆破的點是,我曾與他見面,談過兩句,因為當時我就是他那所巨企中亞洲辦公室中的一位小員工,薪高糧準,是一個可以夜夜笙歌的年月。不過,只要你看過這本《第三波數位革命》,你自然會明白在泡沫年月的風光過後,在那宗世紀收購的歡聲過後,Steve Case度過了一段漫長的黑暗日子。

又或許說,他依然是億萬巨富,依然在世界富豪榜中排於前列位置,但身心面對的,是一場接一場的挫敗,最後,他唯有轉移戰場,開始了他的基金投資事業,繼續他下半場的富豪人生。而我,當日離開了快樂公司,也面對了一些挫敗,幾經調節,才能重拾信心,再戰沙場。

到現時一把年紀,我還是很着緊自己未來的職場生涯,我知,這段時間說不定,可能還有二十年,也可能只剩下一、兩年,當中有很多不可預期的抗力,家庭、健康、職場、財富每一樣我都不想失去,甚至貪心地想獲取更多,如果不是,我怎會還花錢去買這本《第三波數位革命》呢!

伸延:
泡沫的聲音
科技之後
回憶壹弍

2017年5月9日

龍頭鳳尾.粗口爛舌的香港盛世

《龍頭鳳尾》寫灣仔、寫半山、寫石塘咀、寫出濃郁的香港味道,作者馬家輝透過黑社會題材,呈現出日佔時期之前的香港,由榮華富貴驟變成淪陷期間的人心惶惶,各人的際遇隨時局變化,究竟,是英治好還是日佔時期的生活好?作者似乎在有意借此來烤問今日的香港人。

作為馬家輝的第一本小說,作者已大膽地用通俗俚語帶出香港味,社團人人粗口橫飛,卻成為貫通黑白兩道的中間人。小說主角陳北才由大陸走到香港,又着草逃回大陸,最後挾住龍頭大頭的身份回到香港,當中的旅程歷盡風險,心裡面又記掛住自己的意中人,戰火無情,他心底的小奢望似乎又只得落空。

小說不只是描述一個人的傳奇,還深刻地寫出香港於30年代的日常生活,貴族與平民,黑道與警察,各人都在絕境中尋找自己的快樂,陳北才一早知悉自己的性取向,就算要瞞左瞞右,但都不斷努力追求。

有趣的是,馬家輝無避開自己報界名人的身份,在楔子中就說了自己公公的故事,而當中的情節又似乎與小說中人有所關連,成功把自己身份帶入故事之中,事實上,作為一位資深的寫作人,要寫出第一本小說也不容易,不論是高調地宣稱將寫出三部曲,又或表明有機會搬上大銀幕,雖然會收宣傳之效,但無可避免成為焦點所在,暗暗推高了讀者的期待。

雖然就是楔子中的粗言粗語,令我把買回來的小說略置在書櫃之中,好在,故事含有豐富的電影感,場景轉換得快,也令人馬上投入作者筆下的昔日香港場景,或許我嫌小說中的香港文化歷史描述得過份生硬,不過,我說過,小說中有作者的影子,就當是馬家輝滔滔不絕地在大發謬論,說古諷今吧!

伸延:
盛世
裸命
13.67
第七天

2017年4月13日

達明演唱會.台上台下

演唱會飛越買越近,以為我睇真歌者的造型化妝,卻不料原來視像音響都顧及得到。講的是這夜的達明一派《卅一派對》演唱會,台前觀眾看不到舞台頂屏幕算是意料之內,更甚的,是全晚劣爆的音響效果,只能聽見重低音的喇叭發聲,仿如坐於喇叭背後的場外聽眾。

當然,我還是認為,現在看演唱會,都是樂迷表達支持偶像的象徵,對節目質素已不太講究,只是今晚聽覺不太享受,唯有退而求其次,不停以手機影靚相,以及用眼鏡消費台上台下的細微事,包括劉以達依然有水準的結他SOLO、李拾壹難得一次的和音、何韻詩的忘我投入,以及黃耀明穿插在舞者間的互相輝映。

講真,七、八成的入座率難免令人感到憂傷,畢竟要更多人勇敢地走向前,就是要靠背後支持者的默默參與,如果連演唱會都不買票入場,大家繼續享受餵到埋口的免費午餐,那麼,又怎樣抗衡奴隸社會呢。所以,這晚縱使我的耳朵不太享受,又看不到屏幕的影像與文字,但說到底,我還是非常投入的,瘋狂地用手機拍照、瘋狂地站起跳舞,或者,這就是所謂的粉絲狂潮。

事實上,看過多次達明的演唱會,新鮮感大概沒有了,連嘉賓何韻詩都是人人預期的,但在舞台編排上、在舞劇的意象上,達明一派還是給予觀眾很多很多,這也如同我第一聽「繼續追尋」的時候,都卅一年了。



伸延:
達明:兜兜轉轉
明哥:太平山下
鐵路像記憶一樣長

2017年3月28日

紙板屋.明星入侵紙板屋

足足遲了兩年,到今天才刨完《紙板屋》的第二季,不過,此刻適逢美國大選塵埃落定,富豪特朗普成了下任美國總統,足證世事無奇不有,現實有時比虛構的電視劇更為荒謬。而且,如今我更深信《紙板屋》隱含了政治力量,即時劇情橋段往往在現實政治中顯露出來,那些通姦、殺人、謀權、催票等等情節原來都可以在現實中上演。

那更不得不佩服劇集製作人的用心,既找來政治人作為劇本顧問,也大膽地揭露出日常政治中的黑暗手段。或者,製作人早就明白事理,知悉政治投票從來都不公不正,政治上位都不得不靠背後的權力鬥爭。

現在,我已經不奢望香港創作人再有此膽色及能力了,甚至香港觀眾,似乎都只迷戀韓劇中那種華麗的虛假世界,一時外星人,一時美人魚,但最後都原來是一場明星show,靚衫、靚景、靚人,加少少product placement的劇集,符合了時代需要,成為日常生活中的香口膠,殺殺時間的小刀。

伸延:
劇集本應如此
電視流水帳
迷終



2017年2月25日

地表最強:13億人都阻不了的全球化

往紅館看演唱會多年,第一次感受到紅館被中國風籠罩的氣氛。台上是奪目搶眼的舞台效果,台下是另一種跨地域的觀眾社群,北京、廣州、湖南、台北等城市代替了黃大仙、九龍城、大坑、柴灣等社群,突然間,紅館的空間似乎放大了很多,但同時,個人的力量又變得越來越渺少,真心嗰句是,13億人,一篤口水足以淹死我。

這種氛圍下,這晚紅館中自然以普通話為發定語言,就算請到粵語流行曲之王譚詠麟都一樣要用普通話對觀眾問好,不過,國語又好普通話又好,其實聽周杰倫的歌,有誰還在乎他在唱甚麼語言嗎?總之,型、靚、金碧輝煌就是今次演唱會的主題,開場嚇人的視聽效果在北京的工人體育館可能震撼無比,但換了在紅館,一開場就變成過火誇張,多塊顯示器原本可以跨越幾個球場,但紅館舞台,大小其實不足以踢一場五人足球的。

所以話,面對13億人,有時是細就要認。細少一樣可以無限想像,細少一樣可以非同凡嚮,反之,夾硬把大球場式視聽塞入紅館,其實似在誠品書店開場 Metallica,有人可能會話音樂無疆界,但我覺得這叫霸王硬上弓。

音樂上,周杰倫是才子,好懂得把古典弦樂、鋼琴舞曲、中國風、Rap等共冶一爐,不是流於唱首K歌的階層,之不過,在他把時間投放在銀幕演出、執導演筒的時候,新曲的變化其實不甚明顯,明明是新,感覺上又與舊曲差不多。當然,要怪就怪時代轉變,現在不是一個創作新曲的年代而是一個巡廻演出的世界。

這夜紅館,只不過是周杰倫一千幾百次演出的其中一場,但對我,一世人,會看幾多次周杰倫演唱會呢?對於我點睇,全球70億人,又有誰會緊張呢?

伸延:
佐治地球轉
Eason's Life
Time after Time 演唱會

2017年1月16日

我們已經走投無路.一片香港心

馬家輝不算是一位很出色的作家,他寫的第一本小說《龍頭鳳尾》,看兩看我就看不下去,一直擱置在書架一角;至於他的專欄文章,主題多多,涉獵廣泛,由文化、政治、社區、家庭及閱讀等等,博學又似乎不算精深,只是他的外型與口才始終吸引,一直都是各媒體的寵兒,用今日用語,是KOL,有擁躉,但又不是賣文賣到被封香江健筆的那一種。

但就算作者文采有限,但這本《我們已經走投無路》對我仍有一種獨特吸引力,因為他寫的是香港,是由我熟悉的香港人角度出發,不混濁,不怕死,敢於說出如今香港匪夷所思的日常生活,而偏偏有這種 Guts 的作家已經買少見少,所以,我也要懂得珍惜,懂得為敢言的作者拍一下手掌、買一本書,或者,至少,翻多兩頁。

馬家輝是有背景、有文化、有地位的文壇上等人,當連他也說「走投無路」時,你應該明白到如今香港蟻民的苦難悲哀。

另一方面,不關政治,是時代,是科技。當報刊近乎全面收檔,還有甚麼專欄作家呢?KOL、Blogger雖然代之而起,但我等老人家還是戀舊不捨,想像文人辦報的美麗光景,文學、政評、瘋言瘋語的專欄日日可看,還有一幕有一幕無的放矢的筆戰罵戰,各適其適的報刊佔據報攤,那時候的生活總是有路可走,越跑越遠。

伸延:
上等英文詞典
這輩子,多少錢才夠用?
最壞的年代,最好的記者

2016年12月30日

愛麗絲夢遊仙境:與女兒的第一次約會

第一次與寶貝女拍拖看話劇,就揀了這套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,但其實,我對原作故事的印象甚為模糊,就連影壇偶像 Tim Burton 執導的作品都錯過了,何況是聞所未聞的 Tout A Trac 加拿大超想像劇團。


幸好,這個下午 Alice 也不負我望,帶來了一個歡樂、熱鬧的下午。在短短一個小時的Show,劇情起伏雖然不大,角色人物也不多,甚至驚險動作也只是寥寥,但一樣惹得台下小朋友歡天喜地,全情投入。

也許,兒童的世界單純簡單,不介懷舞台上的佈景道具略為簡陋,也不介意這位 Alice 這位靈魂角色心廣體胖,只要台上角色運用那誇張的聲調,做出一些鬼馬動作,就立刻吸引到小眼睛的注目了。

簡短的故事大概不是每位家長都會看得開心,利用語帶相關的押韻詞變奏出的笑話連我都不太明白,或者,這些都是我這個舞台精太小心眼,反觀兒童世界,歡樂總是傳染的,根本無需逐字逐句地精雕細琢,享受在模糊中慢慢學習,對小朋友來說就更是吸引。

就這樣的消費一小時,比起在冒險樂園玩遊戲好不了多少,消費金額也差不多,加上精讀節目預告、預訂門票,當天交通時間加一頓下午茶,現代父母的職任,似乎都是在消費過程中擔當起來。

伸延:
台灣扎記
相約星期二
給40歲的嶄新開始

2016年10月18日

何韻詩演唱會.我們應當喜樂

揉合了現代舞、雜技、街頭演出、音樂劇、演唱會等多種元素,何韻詩演唱會確帶來喚然一新的享受,而且,由於場內忠實歌迷眾多,一陣陣自強自立的宣言充斥紅館每個角落,人人口中詠唱,暗自和應,各人對香港社會都有一種期盼及回憶。

有別於明哥放上大銀幕的社會關懷,何韻詩演唱會就把議題靜靜地融入舞台故事之中。單看台上的佈景道已充滿象徵意味,在一個文明失落的廢墟,枯木如何重現生機?斷橋何時能重建?

今次演唱會的創意總監是畢明,廣告創作人、媒體人、影評人、廣告片導演,多個創意身份自會帶來一種全新的感受,意念先行,但又沒如林奕華、胡恩威那種義無反顧的形式顛倒,演唱會沒有走離既定模式,在街舞與街頭演奏家之外,重點還是用何韻詩的歌曲來貫穿一切。

不過,紅館就是紅館,有四面台的獨特性,今次製作上選用四面台設計,卻難為了位置不佳的「前座」觀眾,因為這夜的舞台設計明顯是單向的,坐在側的前列觀眾竟然可以看到表演者準備出場的位置,坐另一邊嗎?就有大樂隊守在面前,而且,有部分的群舞演出,只單向的面向單面觀眾,令其餘三面的觀眾無法看得清楚,而且,這些觀眾部分坐在前列,除了表示他們付出較高昂的票價,還表示他們抬起頭是看不到現場的電視屏幕的。

當然,這小瑕疵沒礙大事,整體氣氛依然動人,舞台上的燈光效果尤其可觀,避免了太多直接的spotlight,反而用了背光、側光,突顯了歌者在主流樂壇中的邊緣位置,而這邊緣今夜又似不太邊緣,更成為了這四夜紅館中的真正主角。或者,如果我一早就愛聽何韻詩的歌,這夜應更有共鳴,只可惜,對何韻詩的歌曲,我略嫌調子太沉,花款不多,所以一直都沒太關注。

在這個劇變的年代,我只期盼一切越變越好,而看了這夜的演出,相信何韻詩團隊面對險峻的挑戰下,將繼續為香港帶來與別不同的新感覺。

伸延:
謝安琪演唱會
黃耀明演唱會
盧凱彤演唱會

2016年9月10日

階級世代.假如我是真的

假如我是真的......

假如我生於一個富裕家庭,假如我入讀了貴族名校,假如我工作於跨國企業,假如東,假如西,我又是否有所不同呢?

說真的,本來我已放棄閱讀這種學術著作,不過《階級世代:窮小孩與富小孩的機會不平等》確實有其吸引力,解釋了很多這個年代無以名之的一種氛圍,這種氛圍滲入城市每一角落,偏偏就是被人視而不見,甚至被一些權貴們視之為荒謬理論。

我雖沒有興趣理會富裕能否繼續三代,但對如何避免墮入赤貧階級則感到興趣,或者,這就是傳統一家之主的一種心理負擔,不健康的,甚至是害得我頭昏腦脹的。相比起看大前研一的《M型社會》及新近的《這輩子,多少錢才夠用?》,《階級世代》明顯研究得仔細及人性化得多,並不是一己之言或是以數據嚇人。相反,書中的故事都是有血有肉的,既切身又令人茫然的真人真事。

作者的分析雖然不算獨到,但找來的故事確實呈現中這個「階級世代」的局限性,有錢人與窮人壁壘分明,彷彿一出世就注定了一生,活在這條貧窮線以下的家庭,要用比其他人多幾倍的努力去往上流動。而且,我覺得更無奈的,是一定要參與這個磨人生活的殘酷機制。

可以不理嗎?我們可以一如富二代般去尋找快樂、追覓理想嗎?所以,就算甚麼起跑線之說甚為荒誕,但這荒誕機制已成為一眾群眾的目光,沒有人去撥亂反正,沒有人去助貧救急,還是讓這個不公平的人生比賽延續下去。

.《這輩子,多少錢才夠用
.《數分.新分享年代
.《震撼主義

2016年9月8日

吃羅宋餐的日子.懷舊是一種老人病

鄧小宇的文章,永遠停留在屬於他的那一個年代、那一種視野,他會懷緬太子咖啡店與半島 High Tea的好日子,永遠記掛自己成長時代的九龍塘,在他眼中,品味、格調比發展、進步緊要得多。

這令很多年輕讀者會抗拒鄧小宇的文字,老派、保守、只在乎過去日子,對當下世界永遠看不過眼,不過,難以解釋的,是人越老,思想就會趨向保守,對昔日光影的懷念也是在所難免。

畢竟,我也四十過外,很難不說是過氣的中年人,看鄧小宇念掛五、六十年代的銀幕群星,一樣會勾起我對八、九十年代的華麗糜爛,香港這個小城市其實一直都波濤起跌,一代接一代,只是這個年代突然遇上九七回歸,上中下層的市民都不得不被迫抬頭向北,反而無瑕看真本土本城的本土成長。

我也曾被英式的西服吸住目光,曾經嚮往在洋服店度身訂造出自己的三件頭,只是如今就算付擔得來,也沒有此種閒情了,街口不是有 H&M 及 Uniqlo 嗎?就永遠把美好的想像留在記憶深處。所以,眼見鄧小宇一直走來,一直堅守自己的品味與信念,此種情懷還是值得珍惜的。

至於鄧小宇式文字,其實蘊藏着一種體驗,彷彿就是引領讀者走入他的內心世界,尤其鄧小宇年事已高,在粒粒華麗的文字背後,慘透出一種遲暮的孤寂。此種我手寫我文的境界,得來不易。

伸延:
女人就是女人
半唐番城市筆記
事後

2016年8月21日

建構中的香港.美好的日子

從文字感受到《建構中的香港》作者許驥對這片土地的愛意,很純真與坦白,就算近幾年香港人戾氣難收,但作者一樣懷着友善眼光去看這地這人,仔細觀察,認真閱讀。也許,愛一個人、或愛一個地方,實應如此。

其實只是幾年光景,現在連香港人都不愛香港。尤其是那些所謂土生土長的香港精英,盡顯私心,與虎為謀,既奪走了香港寶貴的資源與價值,同時奪去了香港人的快樂與安寧。總之,一切的美好的日子,彷彿一下子就灰飛煙滅。

事實又是否如此?新移民如許驥不是香港精英,但他不辭勞苦地發掘香港的美好事物,珍惜舊社區、舊街道上的林林種種,與曾經為香港發光發熱的本地文化人及創作人回味香港文化。

這些我們差點忘記的,就由這一位新移民來逐一拾回。究竟,香港人是否身在福中不知福呢?還是,我們面對着歷史的巨輪,心慌慌得自亂陣腳,糊裡糊塗地走入泥沼之中?

伸延:
半唐番城市筆記事後
重慶大廈
北漂十記

2016年7月12日

最壞的年代 最好的記者.壞的更壞 好的是否更好

報業是否走向黃昏?傳媒還剩下幾多空間呢?我沒讀過新聞傳播學,偏偏這些年都在這個圈子兜兜轉轉,去年再一次走入新聞業,又與一群搏老命前線編採人員合作,感受到他們的火熱拼勁,有時大家會為不同的論點拗得臉紅耳熱,有時大家又會粗鄙低俗的大講不文笑話。然而,大家心照不宣的,是明知香港傳媒生存空間越收越窄,但對新聞業,大家還是不得不懷有一點寄望的。

這本書是2014年的作品,當時,有血淋淋的劉進圖被斬事件,但回頭再看,所謂的壞年代還只是一個開始,兩年之後,大眾關注的除了是警方仍然沒有找到兇徒背後的金主外,在新聞業中,還有更多的抽稿事件、更無理的裁走有料人才、以及用親疏有別的角度去放風、去發佈重要消息等等令人握腕的事件。

原來,最壞的時光之後還有更壞的,在如斯的工業制度下,最好的記者又不是越來越多,未敢入行的畢業生難見希望,想轉行逃出生天的業內人又越來越多。兩位作者多次提到水門事件、紐約時報的前塵往事,目的除了是溫故知新,更重要是激勵現時被受壓迫的香港前線採訪人員,不怕困境,奮力面前狹縫中的生存空間。

所以,這本書應是業內人士的必讀本,看真新聞自由的真相,在美國、香港既有天淵之別,更別提在中國大陸的殘酷異境。事實是,有一些真相,我們說不出口的,就讓有心人用文字記錄下來,寫成歷史,寫成一闕哀傷憂愁的挽歌。

新聞的騷動
新聞.此時此地
香港無聲音

2016年6月4日

下百老匯上.印象紐約

紐約紐約,一直是一個如夢似煙的地方,從電影、電視、小說、以及散文所想像到的,究竟孰真孰假?自八十年代,紐約已是我的夢想天堂,大街小巷滿溢着藝術氣氛,一個可以天天發「美國夢」的好地方。但事實是,到今天我還沒有踏足過這個天堂,甚至,如今就算稍有盤川,奈何一把年紀,實在有點怕去此地,怕一旦透明水泡被劃破,夢境落空,無以為繼,就得返回可怕的無夢世界。

張北海的文字很好看,就算坦誠地寫出紐約的糜爛,字裡行間還是懷有希望,寫出美國自由自主的獨個性。這口大蘋果雖然如今已經不是六、七十年代藝術家盤踞的創作營地,但至少還是年輕人一展理想的鬥獸場,讓全球少年來一展抱負,一親自由的空氣。

或者,如我這個老輩人,還是對自由帶有一點期望,好想崇尚自由的美式精神延續下去,儘管到廿一世紀,全球化問題開始帶來負面效果,創意年代彷如一去不返,反而,資本家的暴利思維成為劃破地域界限的重型武器。

伸延:
2006關鍵字
台灣札記
愛來去 住台灣

2016年5月22日

現在就開始芬蘭式教育.學得幾多!

原本都不太關心教育問題,但畢竟吾家有女,就算再冷漠的父親,都會期望兒女能在良好的教育下成長,所以,在勤諗本港教育系統的規條外,我偶爾也會了解一下西方世界的教育理念,尤其,歐洲的,老早被說成不吃人間煙火,又歡樂,又活潑,何解我城由始至今都一意孤行,硬要孩童吃盡成人世界的競爭苦頭呢!

如今的芬蘭,雖然不能再談甚麼「諾基亞」經驗,但論教育,此地仍然外人看成模範,來自世界各地的教育考察團逐一前來,中、小、幼兒班都被成為經典似的。不過,教育人士其實非常實際,明知有模範式的天真學習,但回到石屎城市,又會看一套而做另一套,又要應付教育署、校監校長及「有心」的學生家長。

究竟,快樂學習是否只能在歐洲而不能在這個小島上實行呢?如果我們不在幼童期間三文兩語,究竟最終會是最後勝利還是一敗塗地呢?說真話,這一切都是沒有答案的,正如這幾年勤諗教育書籍,兩歲如何?三歲怎樣教?四歲做甚麼?怎麼一下子孩子教育成為了一個專門的課題?這不是一個民族、一個社會約定俗成的爸媽技能嗎?

正如,結婚後是否真要執起一本性愛指南才能身心暢快?動物界從來都應該有一種天生的責任感,海龜爬上沙灘誕下小蛋、三文魚逆水到河源繼後香燈、小島學飛海魚覓食等全都有一種天賦智慧,怎麼我們人類反而越想越過火,以為有某一套守則可以訓練天才呢!

芬蘭教育就是講求自然、快樂,沒有課程綱要,無需學校曲線,就是讓小孩快樂成長,讓孩童慢慢地接觸世界,感受萬事萬物的有趣奇妙,從中探索,從中建立一套自己的處世方式。

假如我們以為手機世界只有iPhone才是唯一,那你就只能日追夜趕,想像自己有一天變成別人,畢竟,芬蘭真的沒有生產出iPhone而是諾基亞,如今被視為一個失敗品牌,但你莫以為,全世界都自己就是狂莽的Steve Jobs,我喜歡的,可能是曾經光彩,甚麼現在繼續摸摸探探的諾基亞。

伸延: